市人大 | 市政协  电子政务邮局>>   帐号:  密码: 
2018年02月21日  
  当前位置: 首页> 石嘴山新闻> 国内新闻> 正文    
石嘴山新闻
既是生态工程 又是扶贫工程
——宁夏退耕还林工程采访见闻
石嘴山网 www.nxszs.gov.cn 发表时间:2018-02-13 09:29:42 稿件来源:黄河网 

同心县山区退耕还林披绿荒山  李青钰 摄

有一个规模浩大、影响深远的大工程,正在中国大地上实施:这个工程,覆盖全国25个省(区),涉及1.24亿人口;这个工程,国家总投资将超过4300亿元,第一期实施15年之后,第二期又在2015年开始实施。

这个工程,就是受到亿万人民热烈欢迎、世界瞩目的退耕还林工程,将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中书写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岁末年初,记者来到素以“苦瘠甲天下”闻名全国的宁夏回族自治区南部六盘山地区,对这个2000年开始实施的浩大工程进行专门采访。

此前,记者多次到那里采访过,但专门采访退耕还林的次数却不多。印象中,那里的山,是光秃秃的;那里的沟,是深不可测的;那里的河床,是干枯无水的。当地人曾用这样的语言描述当地的景观:“山是和尚头,有沟没水流。”“天上无飞鸟,地上沙子跑。”水土流失、土地瘠薄、环境恶劣,曾让那里的贫困群众累弯了腰、锁紧了眉、流干了泪、叹不完的气。党和政府为改善那里的环境、让群众脱贫致富,也是费尽了心、想尽了辙、出尽了力。

重新收拾旧山河

这次,记者钻山沟、爬山坡、走乡镇、进农家,采访比以往更深入,看到的景象比以往更丰富,也彻底颠覆了以往的印象。

在西吉县、隆德县、彭阳县,记者都看到:此前一览无余、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坡,大部分都被杨柳、柠条、山桃、山杏、沙棘、云杉、落叶松、樟子松所覆盖。这些乔木、灌木都把自己的根扎进松软的黄土,牢牢锁住随意流失的水土。

陪同采访的当地林业工作者都说记者来的不是时候,没有看到那里最美的景象,但记者却不为此感到遗憾,因为此时虽是数九寒天、草木凋零的季节,却没有萧瑟、肃杀之感。呈现在记者面前的乔木、灌木,针叶林、阔叶林、混交林,生态林、经果林,交织出一幅多姿多彩的壮美图景,演奏着一曲生态文明的交响乐。

在隆德县和彭阳县的一些地方,可以看到云杉、侧柏、油松、樟子松、落叶松组成了壮观的阵容,共同为大地穿上厚厚的绿衣。如果不是阵阵寒风吹来,记者都感受不到冬的气息。

这是2000年之后才有的景象,而这种景象也经历了渐变的过程。当地人告诉记者:这些变化,得益于国家实施的退耕还林工程。

退耕还林,是迄今为止我国实施的政策性最强、涉及面最广、群众参与程度最高的生态建设工程,也是强农、惠农项目。

在这个工程中,宁夏第一轮完成了1305.5万亩,其中,退耕地471万亩、荒山荒地造林766.5万亩、封山育林68万亩。

来到西吉县吉强镇套子湾村和红耀乡井湾村,爬上海拔1900多米、年均降雨只有400毫米的陡坡,记者看到,柠条、山桃、山杏、杨柳已经牢牢地把持住了水土,山顶、山腰、阳坡、阴坡都栽植了适宜的树种,构成了水土保持的立体防护网。

“治理水土流失”“加强生态保护”,12个镶嵌在南北两山山坡上的大字,是记者站在隆德县神林乡神林村南山上看到的。在这里,当地退耕还林的成果尽收眼底,当地人民的壮志豪情也可见一斑。环顾四周,只见树木一棵挨着一棵,树旁的野草虽已枯黄,但可以感受到其夏季茂盛的长势,地表上甚至形成了一层可以护住水土的苔藓。

登上彭阳县麻喇湾的山坡,记者饶有兴趣地欣赏了他们退耕还林的杰作。在那里,原来光秃秃的荒山,几乎变成了各类林木的海洋,大部分山坡都被树木严严实实地覆盖着。

尽管不是看景的季节,也不是为赏景而来,但记者还是欣赏到了许多美景。在这些美景中,或高或矮,或大或小,或灌或乔的各类树木,都当仁不让地唱起了主角。驱车于崇山峻岭、黄土丘陵、河谷川地之间,扑入眼帘的都是树木。看近处,十几年树龄的生态林,都有十米高了,直径也有十多厘米粗,就是一些长不高的灌木也又粗又壮,摇曳多姿;望远方,密如蜂巢的鱼鳞坑漫山遍野,每一个鱼鳞坑里都有一株亭亭玉立的树木,山坡也不再是一成不变“黄色的脸”了。

退耕还林保持住了极易流失的水土,显现出难能可贵的生态效益。西吉县林业局负责人告诉记者,过去,这里水土流失严重,一下雨便泥沙俱下,甚至摧毁农田、冲断道路,形成一道道难以逾越的冲沟。现在,不仅在山坡上栽上了树,而且沿山坡筑起了一道又一道拦泥坝,水不再下山、泥不再出沟。

在西吉县境内,有一条时断时续的烂泥河。过去,一下雨便形成一眼望不到头的烂泥潭,泛滥起来更是令人苦不堪言。现在,烂泥河的河床还在,只是难觅烂泥。有人说,说不定有一天烂泥河会改名。

在彭阳县古城乡高甸村,当地将退耕还林与小流域综合治理有机结合,对荒山、荒坡、荒沟进行全流域治理,形成了乔木灌木配套、针叶阔叶结合、有近10个树种的万亩混交林。

记者看到,那里的每个山头都修建了一道道水平沟,所有山坡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鱼鳞坑。彭阳县林业和生态经济局局长韩志琦对记者说:“彭阳县的降雨虽然稀少,但都得到了充分利用。小雨,留在鱼鳞坑里;大雨,拦在了水平沟里。由于雨水都被拦截了,地表也就形不成径流,自然也就没有水土流失了。”

在隆德县神林乡南山,记者看到,2003年栽植的云杉已经有4米多高了。县林业局负责人告诉记者,那里的林草覆盖率已经达到85%以上。长达47千米的渝河已由季节河变成了不断流的河流。除此之外,县境内发源于六盘山的7条河流也都由季节河变成了“长流水”。过去很少见到的野鸡、豹子、豹猫和许多不同种类的鸟也纷纷到这里安家落户,种群数量也在迅速增加。

在走访的几个县里,记者听到多位乡亲讲述二三十年前铲草皮、挖树根的经历。西吉县红耀乡蔡廓坪村65岁的王发祥至今还清晰地记得:那时,十年九旱,地里没有收成,牲口没有吃的,家里没有柴草做饭取暖,几乎家家户户都上山铲草皮。铲下来的草皮,好的喂牲口,不好的就做饭烧炕。近处的草皮被铲光了,就到远处去铲,最远要走十来里路,花上大半天时间。结果,山上的草越来越少,环境越来越差,风沙越来越大,一下雨就成灾。隆德县沙塘镇新民村51岁的张军仁也有同样的记忆:那时,上山铲草皮两三天就得去一次。铲到最后,许多山坡上都无草可铲,更无法放牧了。如今,生态环境好转了,农民也用上了太阳能、煤气灶等清洁能源,上山铲草皮的事如噩梦一般一去不复返了。

在隆德县沙塘镇新民村当了16年村支书的李佐弼兴奋地对记者说:“现在,村周边的树长起来了,草也长起来了,风沙小多了,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兴旺!”65岁的王发祥说,现在的环境是近30年最好的。每年春季,山花开满山,景色特别好看!

韩志琦对记者说,彭阳县最好看的季节在四五月份,那时,桃花、杏花、刺槐花、柠条花漫山遍野地开放,山上山下都变成了花海。近几年举办的山花节,前来赏花的人一年比一年多,有许多人甚至从北京、上海远道而来,去年的游客达到100万人。生态旅游已经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新产业。

“待重头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”,这个理想,在宁夏六盘山地区正逐步变成现实。

“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

退耕还林工程是以国家的巨额投资来保障的。没有补贴,工程就没法实施;不能适当延续补贴,退耕还林成果就难以巩固。

按国家有关政策,在第一期退耕还林工程中,宁夏退耕农民每退一亩耕地,就可以获得国家给予的100千克粮食和20元补贴。不要小看这个补贴,这对于当地还没有解决温饱的贫困群众来说,可是解决了大问题。如果一个农户退耕六七十亩乃至上百亩,所获补贴就可以让他们衣食无忧。就这个意义来说,退耕还林工程既是生态建设工程,又是扶贫开发工程。

退耕还林工程,堪称生态文明建设的大手笔。对于生态环境来说,是由破坏向保护的转变,从水土流失向水土保持的跨越,是在无自然屏障的条件下构建生态安全的网络。

有证据表明:宁夏退耕地区的植被正快速恢复,植被覆盖率明显提高,水土流失面积大幅减少,冰雹、沙尘暴等灾害性天气也在减少。正因为有如此显著的生态效益,国家在完成第一期退耕还林工程后,又在2015年启动了新一轮的退耕还林。

对退耕的农民来说,退耕还林工程是改变他们生活状况、提高他们生活水平、改变他们生产方式的德政工程。

宁夏的退耕还林,主战场都在环境恶劣、经济贫困地区,涉及宁夏153万农村人口,涵盖了大部分贫困人群,退耕补贴款也成为他们最稳定的收入。据统计,自退耕还林以来,退耕农民人均享受的补贴总共近5000元。而退耕还林工程实施之初,那里农民的年人均收入只有1000元左右。退耕农民获得的补贴,甚至多于耕种这些土地的收入。

据宁夏有关部门调查,退耕后的前8年,退耕补贴占这些农户家庭总收入的14.6%~25.4%,10%以上的退耕农户主要依靠这些补贴生活,退耕补贴居然占到家庭总收入的80%以上。此后,随着农户其他收入的增加,退耕补贴所占比例有所下降,但仍然稳定在8%以上。

西吉县红耀乡林业站站长刘宝明告诉记者,全乡在十几年来实施的第一轮退耕还林工程中总共退了33760亩,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全乡在2015年退了7606亩的基础上,于2016年又退了4686亩,退耕涉及全乡95%的农户,退耕多的有80亩,少的一两亩,大部分坡耕地都退耕了。

当然,退耕多的,拿到的补贴也多,就整体而言,全乡农民从退耕还林中可谓获利多多。所以,对于退耕还林,几乎没有人不积极参与。

红耀乡蔡廓坪村45岁农民李炳新家的52亩山坡地,在第二轮退耕还林工程中全退了,两年的补贴就拿了2.6万元。他将剩余的6亩地全部种上了马铃薯,又承包了别人弃耕的30亩农田,还靠制作水泥板收入了1万多元,他一家也在2016年脱贫“销号”了。

与李炳新同在一个村的王发荣,近两年拿到手的退耕补贴款有2.7万元。这一轮为期5年的退耕还林工程结束后,补贴款可以拿到4万多元。在记者采访时,有人当场替他算了一笔账,这个补贴款,相当于他8到10年种地的总收入。

退耕还林,也解放了农村的生产力。65岁的王发祥退了44.3亩山坡地,在耕种剩余的10亩地之余,他又养了9头牛。家里腾出了两个劳动力,儿子、媳妇都到县城去打工,全家过上了让村里人羡慕的好日子。

在30多年前,联合国粮农组织在西吉县曾搞过类似退耕还林的实验,但验收之后补贴也不再有了,农民失去了生活保障,毁林开荒的悲剧就又大规模地上演了。

绝不能重蹈历史覆辙!考虑到退耕还林后后续产业很难在短期内形成气候的实际情况,国家对退耕还林的补贴在第一个周期届满后,又延续了一个周期,这就不仅确保退耕农民在一个时期内衣食无忧,而且为他们成规模地劳务输出、培植后续产业、积蓄发展后劲创造了良好的机遇和条件,也让农民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;部分地区的退耕还林,在发挥生态效益的同时,也在产生经济效益;各种扶持政策和“输血”“造血”措施大幅度地提高了农民的收入,农民人均收入比十几年前翻了几番;大规模的生态移民,减轻了人口对环境的压力,让脆弱的土地得以休养生息;除了土里刨食,当地挣钱的路子也越来越多,外出打工比耕种贫瘠土地收入高得多,人们对开荒的兴趣越来越小了;太阳能、电磁炉、煤气灶等新型能源已广泛使用,再也不需要上山砍柴做饭、取暖了。更为重要的是,许多农民理解了国家退耕还林的初衷,对退耕还林的意义有了新的认识,也不想再干自毁家园的蠢事了。

西吉县大堡村的何汉忠、牛生永在回答记者的询问时,以十分肯定的语气说:“我们不能毁林也没有必要再毁林了,这里的生态环境只能越来越好!”

这对宁夏南部山区是个福音,对宁夏、对全国同样是福音。“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——退耕还林,一举两得,让所有人都喜出望外。

以保护和改善生态环境而实施的退耕还林工程,在宁夏已落地生根。退耕还林,在生态脆弱地区有再造之功,随着其生态效益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显现,日益成为改造自然、造福人民的千秋伟业。(特约记者 庄电一)



【编辑】刘春   【责任编辑】仲延祥   【总编辑】王金林   【审核】谢生瑜
 
 

志愿者网管理系统

石嘴山网站群管理平台

版权所有:石嘴山网  Copyright 2003-2012 www.nxszs.gov.cn All Rights Reserved 宁ICP备06000241号 宁信备6402014016号 宁公网安备 640202000001

主办:中共石嘴山市委  石嘴山市人民政府

主管:中共石嘴山市委宣传部

承办:石嘴山新闻传媒集团 Email:nxszsw@nxszs.gov.cn;nxszsw@163.com  请使用IE7以上浏览器访问!